李敖:以“敌人”来度量的一生
点击上方蓝字可以订阅哦!




撰文 李岩


2018年3月18日,著名作家李敖去世。虽名头是作家,但他去世的消息遍布媒体的文化、时政、社会、娱乐等多个板块,显然,他的一生不只是作家那么简单。


自媒体对李敖的纪念文章铺天盖地,很多文章都用到了一个字:“怼”。这是近两年来的新词,李敖的文章中鲜有用到,却基本能反映他激烈壮阔的一生。他树敌无数,也和解无数,与一个个敌人的相逢、交战与化解,基本可以度量出他的一生。


 

敌人之学校:19岁考上台大“热门专业”,21岁退学再考“冷门专业”

 

很多人的桀骜不驯,我行我素,是年长后的一种“人设”,李敖显然不是,他年轻时候就这样。1954年李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台湾大学法学系,两年后,他退学了,重新又考入了台大,换了个专业——历史系。从人人艳羡的法律系,换到“不好找工作”的历史系,似乎热门专业、就业压力这些俗事在李敖看来统统不是问题,兴趣才是最重要的。

 

敌人之“两蒋”:与其说李敖靠作品出名,不如说他靠作品被禁出名

 

李敖骂过很多人,名气最大的当属蒋介石、蒋经国父子。准确地说,李敖vs“两蒋”,就是李敖老写文章骂爷俩,而爷俩老把李敖的文章查禁,再把他抓起来。


李敖真正在文坛引起人们的关注,是从他给《文星》杂志投稿开始的。1961年,他写了《老年人和棒子》这篇文章,大力提倡“全盘西化”,反对中国国民党独裁。从那开始,他跟国民党,跟“两蒋”闹了20多年……


1965年,李敖的一大阵地——《文星》杂志遭查禁。紧接着在1966年,李敖的一系列作品(十几部)先后遭到查禁,其中著名的有:《孙逸仙和中国西化医学》、《传统下的独白》、《历史与人像》、《两性问题及其他》……

 敌人之监狱:两次坐牢,一次软禁,足足七年四个月

 

在作品查禁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牢狱之灾。事实上,监狱生活对李敖影响极大,这期间他读了很多书,写了很多文章,思考了很多问题。对于坐牢,他说:“1971年起,我被国民党政府关过两次,第一次十足关了五年八个月;第二次十足关了六个月,一共关了六年两个月,再加上被软禁十四个月,一共是七年四个月。”

 

敌人之女人:1980年,与影星胡因梦三个月的婚姻

 

关于这段婚姻,正史和野史说得够多了。从典型的才子配佳人,到急速的劳燕各自飞,三个月里的“闪婚闪离”让人扼腕。对李敖,胡因梦说:“我幻想中的他,是个具有真知灼见又超越名利的侠士。”但经历过失败的婚姻后,“我的爱情和婚姻就此无奈地崩溃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与蒋经国私生子建立过深厚友情

 

“两蒋”在世时,李敖与他们怼了二十多年,在“两蒋”去世后,他怼不到真人,改用家属怼。


众所周知,蒋经国除了法定夫人蒋方良外,还有个私密夫人章亚若,章亚若为蒋经国生过一对双胞胎儿子,名为章孝炎、章孝慈。这对私生子让蒋家十分尴尬,蒋家至今也没认这对兄弟,而李敖却与他们关系不错。


学历史出身的李敖,曾被聘为大学历史系教授,而聘请他的人,正是那对私生子的弟弟,时任东吴大学校长的章孝慈。后来章孝慈突发重病,李敖用他的方式做了回报:将自己在东吴执教期间的全部工资新台币63255元提出,再照数加捐一倍,共计126510元,给章孝慈看病。

 

敌人之文人:批起同行来从没有“客气”这回事

 

李敖说他没什么文人朋友,这点从他的话里就看得出来,以他对文坛同行的评价,但凡有混“文坛圈子”想法的,确实不敢跟他当朋友。


他批过著名画家范曾:“范曾人品有问题,当属可信。他的画乍看不错,但看多了,千篇一律。他的字做作讨厌,帐房的毛笔字而已。”


他批过另一位去世不久的台湾作家余光中:“为人文高于学、学高于诗、诗高于品”

 

敌人之日本:多次义捐,曾为救助慰安妇“散尽家当”

 

李敖一生有过很多侠义之举,最大的一次捐献,要数为救助台湾慰安妇而进行的义卖。


1997年8月31日,李敖义卖他收藏的百件艺术品,共筹的资金3800多万新台币,另加他新书的全部办税,按他的话说是“散尽家当”。


当时他举办拍卖会的广告,至今读来仍让人热血沸腾:

五十多年前,这块土地上的人民迫於无奈,无法保护台湾人的女儿,

任日本人强徵做慰安妇,被日军禽兽般的奸淫摧残。

五十多年后,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已然富足自主,

怎可任她们再次被日本人侮辱?

……


热爱台湾的李敖已经挺身而出了,散尽家当,捐出100项艺品珍藏,希望以义卖及募款所得,资助穷困潦倒的老阿妈们能向日本人说不。

 

敌人之台独分子:坚定与各类台独分子怼到底

 

近年来,台湾的台独势力屡有冒头,对这些,李敖的态度是怼到底。


有台独人士称当年台湾慰安妇是自愿的,李敖说:“日本人根本把台湾人当贱骨头看,台湾人还说慰安妇是自愿的!”


对于“文化台独”,李敖说:“‘文化台独’根本是假的,是不成立的,根本就是胡闹”

对于台湾年轻人的“反课纲”运动,李敖说:“可见台湾新一代的年轻人更加混蛋。”

 

李敖就是这样一个人,讨厌他的人很多,痛恨他的人很多,然而喜欢他的人也很多。十几年前李敖在一次采访中,剧透了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情:“我死之后,你们会想我想得发疯”。



END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