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话 | 古代香熏的起源与发展


随着人们物质生活的日益富庶,生活质量日渐提高,香熏在许多城市里普及开来,成了新贵的一种象征。其实我国香熏活动起源很早,已有约三千年的历史,和中医药关系密切。


最初的香熏主要见于祭祀和公共卫生,逐渐拓展出美化生活的功能,且用香人群也从皇室权贵到文人士大夫,直至普通民众。


宋代丁谓所著《天香传》中云“香之为用从上古矣。所以奉神明,可以达蠲洁”,说的是用香的历史可追溯到上古时期,用来供奉神明,亦可达到辟秽清洁的目的。


“奉神明”的祭祀香熏


综览《周礼》、《诗经》、《礼记》、《左传》等书,可知周代的祭祀分为祭天神、祀地祇、祭人鬼三部分,其中以天子郊祀祭天仪式为最高典礼。《礼记·郊特牲》和《诗经·大雅·生民》分别有“焫萧合羶芗”和“取萧祭脂”的记载,即在祭天仪式的最后将萧(艾)点燃,使其香气与其他祭品的香气混合,共达于天,供神灵受享,即如《尚书·周书·君陈》所言“至治馨香,感于神明”。


“达蠲洁”的医疗香熏


商周时期,先民已经开始重视环境卫生,择地而居、保护水源、注意室内外的洒扫和除虫。据《周礼·秋官》所述,周王朝中设立有“翦氏”、“蝈氏”等专职人员,负责王宫内外的环境卫生工作,“翦氏掌除蠹物……以莽草熏之”、“蝈氏掌去蛙黾,焚牡菊,以灰洒之则死,以其烟被之,则凡水蛊无声”,翦氏、蝈氏用的就是熏香(烟)除虫法。《诗经·豳风·七月》中提到“穹窒熏鼠”,则反映了民间普遍的使用方法,即填堵鼠洞,烟熏灭鼠。


生活、防疫之香熏


其一,香熏衣被。这种方法至迟出现于西汉早期,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就出土了陶熏炉和竹熏罩的成套设备,用于香熏衣被。随着时间的推移,此习俗由南方传入北方,且因西域香料进入中原,汉宫中也开始流行香熏,《西京杂记》记载:汉成帝宠妃赵合德最爱“杂熏诸香”,以致“(坐处)余香百日不歇”。从汉明帝马皇后曾以无香熏之饰来显示自己的节俭,以为表率,可知当时熏衣已成风气。


其二,清洁居室。广州南越王墓中出土的四联体铜熏炉,炉腹内有炭粒状香料残存,这种炉体由四个互不连通的小盒组成,可以同时燃烧四种不同的香料;广西罗泊湾二号汉墓出土的铜熏炉内盛两块白色椭圆形粉末块状物,据推测可能属龙脑或沉香之类的树脂香料残留物,可见当时焚香净室已经进入了岭南地区的诸侯王或贵族的生活中。


到了东汉,用香熏来净化环境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如汉桓帝时诗人秦嘉任黄门郎时,就曾给妻子徐淑寄赠了明镜、宝钗、好香、素琴,并在书信中称“芳香可以馥身去秽,麝香可以辟恶气”(《重报妻书》);汉末三国时曹操告诉家人“房屋不洁,听烧枫胶及蕙草”;宋代洪刍《香谱》中所载“汉建宁宫中香”方,由黄熟香、佩兰等香药。


诸神皆用的祭祀香熏


秦汉三国时期,同样是祭祀用香,其应用范围有了很大的扩展。秦汉时期,神仙思想盛行,秦始皇不懈追求神仙和长生不老;而汉武帝则更是以崇仙好道著称,因而在以天地神鬼为对象的各种祭祀招真活动中,焚香的仪规愈演愈烈,如《汉武帝内传》中载汉武帝燔百和之香迎候西王母;


以及《洞冥记》所记载的武帝燃烧种种异香:“元封中起方山像,招诸灵异,召东方朔言其秘奥,乃烧天下异香,有沉光香、精祗香、明庭香、金磾香、涂魂香”等等,虽是小说家言,但武帝将香用于各种与神鬼有关的场合显然并非凭空臆想。为了迎合这种神仙思想,汉代十分流行象征海上仙山的博山炉,如陕西茂陵汉武帝墓出土之铜涂金长柄竹节博山炉及河北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之错金银铜博山炉等。


佛教约在西汉末年传入我国,在其发源地印度向有烧香的传统,随着佛教徒的到来,这种传统也一并带入。佛教认为,香与圆满的智慧相通,将香视作修持的法门。在日常的仪式中,用香作为佛、菩萨的供养;诵经时,用香来计时等等。只是此时佛教尚未广泛传播开来,故其影响范围也较小。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